良川

Ogoe Yuki/土方组不拆可逆/刀男yys深坑

虽然输了但还是要和大头贴自拍一个,有新衣服的自己真可爱✨

【兼堀】汽水与夏天01

现代高中生paro,有幼年描写。

 直球阳光体育生兼x暗恋细心学霸堀
小甜饼,清水文
——————————————————
   那是一股熟悉的青柠的淡淡的味道。
   七月的高二A班里充满着燥热,操场边树上的蝉鸣此起彼伏,教室内空调也没开,就只有电风扇周而复始地摇着头。
   昨晚做功课到深夜的堀川带着夏日的倦意和睡眠不足刚刚小憩了一会,听到熟悉的声音走近身旁,还未睡醒的他带着迷离的眼神向旁边张望。
是刚刚打篮球回来的和泉守兼定。
窗外午日的阳光恰好投过来,逆着光,映出他好看的轮廓。和泉守开了一瓶冰汽水,束着的高马尾垂下来,汗水顺着侧脸流到颈部,随着吞咽喉结上下颤动。
   堀川的心脏好像突然跳漏了一拍。
「国广,给你带了汽水哦。」

「啊…谢谢兼桑。」
   萌动的恋情与渴望交织的夏天。
 
—————————————————————
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八岁的时候便相识了。
同样也是一个八月,中午炙热的阳光烤的马路仿佛都冒着烟,街道都笼罩在夏日的燥热里。一个红色衣服梳着长发的小孩子为了躲避阳光的暴晒,正要穿过一条无人的阴凉小巷,朝西街的蛋糕店走去。兴高采烈的小小身影却完全没注意到一个转角处围堵过来的几个高年级的混混。
「小朋友,大哥哥最近缺点钱花,把你手里的钱借我怎么样啊,借了就让你过去。」
和泉守一心只顾着走阴凉处了,何曾料到这种没人的小巷子正是混混们徘徊出没的地盘。他不由得有些害怕地后退了几步,但是仍然倔强的抬着头看向混混:
「不给,这是我要去给平吉买蛋糕的钱。」

「小姑娘这么小就交男朋友啊?…不好呦」

「…我是男孩子!!平吉生病了我要去看望他」

「男孩子留这么长的头发??哈哈,怕是家里没人管的野孩子吧?」

「才不是!!」
正值暑假,堀川国广在街道上闲逛,刚好路过这个小巷子。要说在这种无人巷子遇到混混他是不怕的,从小时候母亲便去世了,父亲对自己很少管教,因此堀川从小在混混打架中长大。本以为偶然碰到一起司空见惯的欺凌事件,刚想转身就走不管闲事,却听到了一句‘怕是没人管的野孩子’,突然心里一紧,看着巷子里那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小身影,冲了过去。

和泉守兼定惊愕的看着一个和他一样小的孩子从巷子的一头冲过来,绕过几个高年级的拳打脚踢,径直奔向他面前的混混,一把把对方撂倒,随后仿佛不知痛似的在一群混混中扭打成一团。小个子虽然强,但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势众,不一会身上便挂了几道彩。

从小在平凡却幸福的家庭长大,从未打过架的他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和泉守虽然被吓得愣了几秒,可还是担心小个子不敌其他混混,情急之下朝着身后的转角大声喊了一句:
「爸爸!你和叔叔终于来了!我等你们好久了!」

「…?!!」听见这一声喊,正在陷入苦战的混混们不由得停住手,显然被大人们的到来震惊到了。就算再想把眼前碍眼的小个子教训一番也知道,和大人们面对面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几个高年级的混混匆忙地甩开还在混战的堀川,朝着巷口的另一边跑掉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几个混混,堀川国广低垂着眼角,脸上和身上挂着淤青的伤,也不去过问怔怔站在原地的和泉守兼定,一声不发地仰面倒在地上。

「喂!!你没事吧!!」带着奔跑和哭腔的声音从远处随着急促的脚步声传过来。

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和泉守兼定,看着远处倒在地上的身影,身体却比思想先一步向着那个因为自己浑身是伤的小孩子跑过去。

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拼了命的和那些人厮打在一起?都怪我,他受了好多伤。

「…嗯?」倒在地上的堀川其实也并没有失去意识,只是一场‘孤身奋战’之后有些累了,顺势躺在地上歇着。可他直挺挺地倒下来却真的吓傻了一旁的和泉守,长发小人抹着眼泪坐在堀川身边问他有没有事。

「我没事…别哭啦…」堀川无奈地安慰这个陌生的小孩,唉,毕竟也难怪,见识了这样的场面哪还会安静的坐在一旁。

「呜…嗯…谢谢你…」和泉守抹着眼泪模糊不清地说。

「你是在这附近上学的吗?」

「我叫和泉守兼定!现在在A小上二年级,你呢?」

「堀川国广,C小二年级。」

 堀川的家里条件并不太好,母亲在他三岁的时候去世了,父亲又没什么正式工作,每天不知在忙些什么,对孩子漠不关心。供不起他去全市最好的A小,又没时间管教堀川,从小他都是在市井街道的混混堆里长大的。
 听说和泉守兼定是A小的堀川稍微有点吃惊,那个全市最好的小学啊…想必那里的小孩是不屑于和C小的孩子打交道的吧…

「国广的学校和我们离得很近呢!太好啦!」

「诶…是吗?」看着面前和自己同龄的孩子开心的笑容,堀川的心情也莫名好了起来。

「呐,你还好吗,我扶你起来吧?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一会,请你喝弹珠汽水!」和泉守兼定试探着向浑身是伤和泥土的堀川伸出小手。

「嗯。」
 
——————————————————————
「谢谢婆婆的糖果,阿婆再见!」
  带着甜甜的笑容和婆婆说了声再见,从常去的便利屋出来,和泉守拉着堀川走到了附近的海岸公园对面的长椅坐下。

「你不是说这是给平吉买蛋糕的钱吗?」 堀川从和泉守手里接过一瓶挂着冰凉水珠的弹珠汽水。

「唔?被你听到了啊,其实除了买蛋糕我还留了一些钱当零花钱啦」和泉守一边要开瓶盖一边还不忘笑嘻嘻地比了个耶的手势。

「啊…真是拿你没办法呢」

「不过国广不用担心哦,这次算我请你喝的!」

「是是…兼桑~」堀川没太介意初次见面就如此亲切的称呼,反而调侃地用着敬语。

「哇…国广,你叫我兼定就好了嘛……啊好冰!」

和泉守的脸颊被突然的玻璃瓶冰了一下,有些气呼呼的看着堀川「国广你这家伙,居然用汽水瓶冰我!」

「啊啊抱歉兼桑,其实是我不太会喝这个汽水」

  虽然刚刚是小孩子心发作了想对兼桑恶作剧一下,但是堀川确实第一次喝到这种弹珠汽水,以前父亲对自己毫无关心的日子里,当然也不存在有多余的零花钱来买这种小玩意。

「国广第一次喝弹珠汽水吗?没办法,让我来教你吧,这个要用舌头抵住弹珠喝才行哦,不然会被弹珠卡住瓶口的。」

「唔……这样啊」

「对啦!喝到了吧,我特别喜欢这个青柠味道的汽水!」

  海岸边的长椅上笑声不断,刚刚结识的两个孩子也不知哪里来的说不完的话,从下午一直叽叽喳喳聊到了傍晚。堀川国广陪着和泉守兼定带着蛋糕去医院看望了和泉守的同班同学平吉,又回到了夕阳下的海边。

「兼桑的朋友平吉是个很好的人呢。」

「嗯,以前在班级里被欺负的时候,是他一直在帮我。」

「诶?为什么会被欺负?」 堀川不懂,和泉守这样一副阳光开朗的样子怎么会不受欢迎。

「因为…我一直留着长发,班级里的男生都说我像女生,说男生留长发很难看…」

  堀川这才忍不住仔细打量一下和泉守,明明只有八岁,一头黑色的长发已经及腰,因为刚刚的事件,绑头发的发绳不知哪去了,他的毛有点乱糟糟的,头顶支起来一小撮头发。虽然有点乱但是配合他的小脸还是很可爱。

「怎么会难看呢?我觉得兼桑长发也特别可爱!」

「诶?谢谢你国广!你是除了爸爸妈妈第一个夸我头发好看的人呢。」

「我是真的觉得兼桑长发很可爱的!」

「国广也很可爱呀!」

「兼桑不要开我玩笑啦。」
————————————————
其实就是想看他们俩在夏天喝汽水